《新看点》: 一丘好山水  富了一方人

2020-03-06 19:31:26

来源: 浏览: 26,471次   0   3 举报


这期节目我们要把关注的目光转向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地方——普者黑。

普者黑在彝族语中就是指“盛满鱼虾的湖泊”。独特的喀斯特孤峰群、高原湖泊群加上岩溶湿地、万亩野生荷塘造就了普者黑独一无二的秀美山水田园风光。然而,普者黑从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山村变成如今闻名全国的AAAA级景区,丘北县经过了20多年漫长的努力。今天的新看点我们就一起走进普者黑,听听为之付出时间、奋斗的人们讲讲这山这水这人的故事。

眼前这位叫毕松云,现在是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说到与普者黑的缘分,他有着说不完的话。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与普者黑相依相伴20年的这样的成长经历,应该说更多的是普者黑成就了我。那么,对于我的人生来说呢,也基本就定格在普者黑的这一片山水画里面。”

毕松云的老家在丘北县新店乡的一个农村里,由于父亲过世较早,母亲、哥哥和嫂子一起供他读书直至中专毕业。2000年,他来到普者黑景区当了一名导游,每月工资仅有400块底薪加提成,每带一个团有15元的提成费。可是没有名气的景区怎么会有多少旅游团队来呢?这让当时想通过自身努力赚钱帮家里还债的毕松云深感无力。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那个时候如果说游客比较多的旺季的话呢,可能我们一个月能够差不多带20多个团那就很好了。但是如果说像旅游淡季这一块的话呢,可能一个月一个团都没有的日子也有。”

2000年的丘北普者黑,在景区开发和自身资源保护上还未找到一个合适的契合点,整个景区基本处于一种原始状态,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游客来玩吃住都成问题。所以,再美的风景也没法留住人,最终导致前来普者黑旅游的人越来越少。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当时)农家客栈都是很少的,只有七八家,整个条件是非常艰苦的,游客非常稀少。就是每天我们都想很努力的去多带几个团队,争取都有一些提成的收入,但是没有游客。”

当时在景区做导游有20多人,因为游客稀少,大家只好另谋出路。而毕松云因为家中欠债2万多元,脑海里总是闪烁着母亲和哥哥那种满怀期望的眼神,他不敢离开,担心离开后找不到工作,最后连生活费也没有了。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白天我就在景区里面做导游,晚上的时候呢,到县城里面去帮人家打打工,这样的话每天晚上还可以挣10块钱。”

就这样,小导游毕松云一边省吃俭用、一边拼命打工。硬撑了两年多景区仍然没有什么起色。面对人生中的窘境,多番考虑后他狠下心自费上了党校的函授,三年之后顺利拿到了大专文凭。他的人生因此发生了改变,然而这个改变却让他兜了个圈子再次回到了普者黑。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花了六千多块钱,拿到了这个文凭之后呢,我就去参加县里边的公务员考试,最后我考起了一个乡镇秘书的岗位。”

正当他高兴万分等待分配时,赶上了丘北县加强普者黑景区建设,全县与旅游相关的人员都陆续调往景区管委会。而曾经是导游的他也直接被分到了管委会,继续担任导游。当时他心里彻底崩溃了,难道每天又要继续为有没有游客而发愁吗?无奈的他又开始重操旧业,管委会分给他的任务是接待政府和企业专家考察团。也正是因为这个分配,让他有机会了解方方面面有关景区开发的建议,听多了、熟悉了普者黑景区情况的他,开始学会了思考。

2008年,丘北县公开招聘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而毕松云因为自己对普者黑景区开发的认识和思考在考试中脱颖而出。上任后的他随后迎来了丘北县旅游业大发展的良好契机。在丘北党委政府的安排下,他得以随团去杭州考察学习旅游发展经验,邀请国家级专家论证,最后形成了普者黑生态环境保护与旅游开发共赢的方案。

有了专家方案做基础,丘北县逐年加大对旅游业的投入,普者黑随即进入了跨越式发展的快车道。从2010年到2013年期间,丘北县共投入3亿多元建基础、扩线路、增面积。先后建设了水闸、水坝,全面提升了水位,增加了淹没区,扩大了水域面积,使整个普者黑景区面积扩大了11.7平方公里,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1倍多。规划建设了多条旅游精品线路和天鹅湖特殊观景区、打造特色民宿、完善排污设施、购买电瓶车、游船等。当这一系列大动作刚结束,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节目组来到了普者黑,当地党委政府趁势而上大力宣传,丘北普者黑彻底火了!成为了全国家喻户晓的旅游胜地,一时间全国各地游客云集普者黑,2013年丘北县旅游收入达到了4600多万元,是2008年1200万元的3.8倍,到2014年突破8000万元。然而更多的惊喜还在后面,2016年云桂高铁开通、2017年在普者黑拍摄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将普者黑又推向了热点尖峰。全国各地游客从四面八方涌入普者黑旅游打卡。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游客量有了几十倍的一个增长,一开始的时候,我刚到景区的话,每年我们接待游客大概就是三五万人,但是现在啊,今年到现在为止呢,我们已经接待了大约90万人次。”

如今,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普者黑新建了游客服务中心,旅游服务功能更加完善。吃、住、行、游、购、娱体系基本建成。旅游产业让周边村寨的群众从中受益良多。

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松云:“放眼望去的这些田里面种的都是荷花,以前老百姓种稻谷种玉米,但是它的收入没有那么多,那么我们每年给他们的租金都是1000多块钱一亩。同时他们在土地租出去以后呢,就可以参与到我们的旅游产业当中来,比如说我们驾车的小伙子,他就是当地的村民。”

在景区核心区有个村子叫仙人洞村。这个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李金忠对于丘北县旅游业发展带来的红利究竟有多实惠,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他在2014年以前,还住在父辈留下的一小间破墙倒壁的土基房里。一家四口仅靠打渔和种几亩薄田维持生计。常为家中两个小孩的学费发愁。2012年,文山州实施旅游转型升级时,普者黑也随之加大了景区民房、民宿改造。作为普者黑景区核心区的仙人洞村被列入改造重点,全村173户有一半以上的钢筋水泥楼房、土基房按照规划陆续恢复彝族特色民房。而没有能力改造的,当地政府引进公司进行统一改造,李金忠家的房屋通过改造后,焕然一新。但他也因此欠下了巨额债务。

普者黑仙人洞村村民 李金忠:“欠帐达六十多万元,我住在这个客栈里面,心里有点不踏实,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我也不知道。”

改造后,村民们陆续开客栈、开饭店。再加上文山州从旅游市场整治、旅游诚信体系、旅游供给、旅游管理等进行转型升级。建设污水处理厂,全村生活污水得到有效处理,碧蓝的湖水与山丘相互映衬,景区环境全面提升,让仙人洞村游客大幅增加,村民收入成倍增长。不懂经营的李金忠着急了,还好在村干部的牵线搭桥下,他找到了合伙人,以自家改造好的民房为资本与人家合作。这让他坐在家中一年也有了10多万元的收入。

普者黑仙人洞村村民 李金忠:“没想过做梦都没想过,一年分得10多万元。现在我就考虑赶马车,能不能一天有个几百块的收入进来一点。”

普者黑景区不仅吸引了全国各地游客前来旅游观光,景区的良好发展前景还吸引了一些外地人在这里安营扎寨。曾能志于2017年4月从广西来到普者黑旅游时喜欢上了这里。于是他在仙人洞村租下三笙客栈经营,打算在这儿落地生根。

普者黑仙人洞村三笙客栈老板 曾能志:“一进到景区大门口,一片荷花看过去相当舒服,全部都是荷花,因为我们老家是广西的,天气比较炎热,到了这边以后那种气候就特别舒服。”

曾能志租下的三笙客栈装修总投资达160万元,为了能够留在仙人洞村,他找了两个朋友合作。合同签了15年,如今经营一年多,每天订单源源不断,来居住的游客76%左右是回头客,去年收入70多万元。

普者黑仙人洞村三笙客栈老板 曾能志:“一打开手机它就会有每天的订单量,像现在我们基本上都是网上操作,像客人都会提前在网上预定啊,像这些每天都会有订单,所以仙人洞这个地方的发展未来我相信一定会更好的。”

精明的广西人曾能志的眼里不仅仅只有普者黑的秀美风光,更看重的是丘北的区位和交通优势。在这里,他不仅是仙人洞村人,更是能够坦然享受丘北旅游发展带来的红利。

仙人洞村三笙客栈老板 曾能志:“你看周末了以后,昆明啊广西广东近的地方就会坐着动车过来,所以我就打定主意就在这里定下脚。因为政府对这个地方的一些基础建设也好,对它的一些外面的河水的保护也好,都是以后可持续发展旅游产业。我相信在这十五年里面应该都是很不错的,不光能挣钱,大家也能享受。”

普者黑距丘北县城13公里,是国家AAAA级风景名胜区。开发时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2004年景区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2009年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2011年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湿地公园(试点)。目前正在申报全国5A级景区。景区总面积388平方公里,核心景区165平方公里。在旖旎多姿的喀斯特地貌基础上,加上54个湖泊相连贯通,83个溶洞千姿百态与312座孤峰星罗棋布形成了独一无二的高原山水田园风景。通过多年来不断地开发与保护,形成了良好的可持续发展新格局。2018年丘北县旅游总收入在1亿元以上。旅游产业已成为丘北县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四季变换,普者黑的山、水、村、人会不断呈现出不同的美丽时刻,无论你来或不来,他们都静静的在这里……这就是普者黑永不消逝的独特魅力。春天的普者黑正以欣欣向荣的美丽姿态等着您的到来,疫情过后让我们相聚在这里。



注册后发表评论

  • 扫描下载视听文山客户端

  • 关注视听文山微信公众号

视听推荐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