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看点》——这个老江有点“辣”!

2020-01-19 10:06:23

来源: 浏览: 9,977次   0   0 举报





不甘落后、敢于突破,“杨善洲”精神的传承者;不畏困难、敢于人先,“老山精神”的信守者;不甘贫困、敢于创新,“西畴精神”的践行者……这是大家给老江的标签,老江是谁?他是干什么的?他为何会得到大家如此高的赞誉?今天的新看点,就让我们一起去认识这个“辣味十足”的老江。



在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委会,头发花白的那一位,就是我们此行要探访的主角——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江才友,人人都叫他“老江”。“当村干部一阵子,做人一辈子,说到底,要看干了多少实事……” 

老江出生于1953年,今年66岁,他是全乡最早一批进入村级基层组织的村干部,从生产队大队长到村党总支书记,他已经任劳任怨干了40多年,经历了村级基层组织由生产队到村公所、村公所到村民委、再到村委会的变迁,他的名字始终与湖广箐村的发展紧密相连。


走在村里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上,老江打开了话匣子: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这18公里是整个村委会的主干线路,98年、99年、零几年都在挖,14个寨子都通了,基本上到家到户了。


老江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大多数村民们吃的是自家地里的收成,住的是危旧的土坯房,谁家有了点余粮,便翻山越岭走到十几里外的集市,拿粮食换点钱来补贴家用。而湖广箐村正是距离八嘎乡政府驻地最远的行政村之一,从湖广箐走到八嘎街需要3个小时。“当时我就想好了,挖也要挖出一条路来。” 当年41岁的老江下了决心后,带领大家说干就干。

而当时修路也遇到了不少阻力。因为开山修路,必将占用到部分村民的山林、土地。老江一边上门耐心开导,一边从自己所在的村子开始,举全村之力,把不到1米宽的茅草小路拓成了3米宽的大路。这下子,原来赶趟集市只能靠人背马驼的状况得到了改变,群众看到了实惠,反对的声音也渐渐小了。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多数同意,极少部分不同意,当时就是土地有阻碍,农户就是(觉得)挖了他的山林土地,占山占林占地,就意见大,我们采取就是一家一家的去做工作,最后还是顺利的(修)通了。


在集体修路的几年间,老江带领村民不光是修通了湖广箐村连接邻村的路,同时,下设14个村小组的进村道路也全部修通,里程达16.6公里。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村务监督主任 叶安昌:当年修路觉得相当难,我们支书相当有远见,当时他是协调纠纷多,他自己挖的次数不多,但是分到他的任务,他出钱请人挖。全部是人工(挖),相当(辛)苦,路修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也是经过抉择的,现在政策越来越好就硬化起来了。


后来,老江带领群众修路的消息引起了上级部门的注意,在上级各部门的关心下,湖广箐村的道路状况得到了更大的改善,目前,已修通湖广箐连接自然村基本级农村公路12公里,基本履盖村民委的所有自然村,晴通雨阻的这个问题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村务监督主任 叶安昌:(以前)一百斤公粮挑到八嘎去,要走三个半小时,现在(开车)20多分钟。如果路不通的话,以前卖个猪都要请几个人抬出去卖,现在小孩开车回来多方便。


村民 王琴华:“从半月寨来到胡广箐,哪里都可以走,一年四季老老少少都安安全全的走路。”



据老江回忆,在他小的时候,村子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后来因为毁林开荒,过度采伐,致使树木尽毁、四处杂草丛生。面对这样的景象,当时已经是村党总支书记的老江,总想做点什么。“总不能任由山就这样荒下去吧!”老江对他当初育苗造林的动机,就这样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

路过一片郁郁葱葱的八角林,老江如数家珍地介绍开来。他说,胡广箐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了这样的“摇钱树”。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八角在我们这些地方是摇钱树,所以发动人民群众,家家户户都(种)。


除了八角,让老江自豪的还有漫山遍野的杉树林。“你们看这片林子,还有那片,长得好不好?那可都是当年我带领群众一起育的苗、造的林。”老江乐呵呵地说,语气里满是得意。

怎样又能让已经荒芜的山丘重新披上绿装,又能让村民获得更多收益,老江很是下了一番工夫,经过反复比对,他从众多林木中选取杉木作为重点培植对象。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79年我们这里河边都被(冲)了,去跟人家种树,从那学的技术,当时我们这里一棵杉树都没有,从那回来以后,我就育苗,特别是杉木。


老江虽然身板瘦小,但是做起事来,总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育苗造林这事,说干就干。于是,他盘算着先去乡林业站买点杉树种子回来自主育苗,这一试,居然成功了。于是他又自费买了几千斤种子,这回他可不是一个人干了,而是回来发动附近的村民跟他一起干。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村务监督主任 叶安昌:当时是2000零几年,我当村小组干部,我说有这么好的机会,当时怕农户种不好。有些想不通的我们还要到家里去动员,等到杉木卖了钱,有了实惠以后就说敢想了。有两年三七值钱,他用杉树去造棚架,修(剪)这些叶子下来可以卖一两角钱一斤,像这里可以修(剪)六七百斤左右,还是可以卖一百多块钱。我家可能(种了)一万棵左右,现在卖的话可以有好多万元钱的。


在几年的时间里,村民们在老江的带领下,共同育苗800万株,除了绿化周围几百亩的荒山,还提供给八嘎乡林场以及湖广箐村附近的几个村子,收入就由大家来分。他们育出的树苗,绿化总面积超过5300多亩,都归集体所有。经过40年的努力,湖广箐村林地扩大到了16440亩,森林面积覆盖率达80%。

为切实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助力脱贫攻坚,胡广箐村“两委”班子积极响应上级号召,扎实推进危旧房屋、残垣断壁、闲置危房拆除工作。

胡广箐村老屋基的卢永文家是档卡户,小儿子患有精神分裂,日子过得比较困难。老江带着村干部和县乡工作队员一起到他家做义务工,帮着拆除危房。同时,积极安排小儿子到砚山安康医院去治疗。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县乡工作队、村委会、两委班子,还有这个村的群众,欢欢喜喜的来(帮忙),帮他们做些(事)不要紧,拉他一把。我们去西畴买了一个葫芦,它有十多米远的距离,请挖机我们请不起,我们没有资金,我们买葫芦来的话,一面(墙)一次,四五次我们就全部拉完,省了好多钱。


眼下,卢永文的新房已建好,老两口感激不已。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村民 卢永文:政府关心我们,什么都做的好,我们都是满意的,都是为我们好。


胡广箐村委会主任吴光仙说,不光是卢永文家受益,老江买来的这个“法宝”还帮不少危房户省了钱。全村总共拆了大小房屋30多间,但没有一家请工程队来拆除危房,都是老江带着县乡工作队、村两委班子以及群众来拆除的,替村民们节省了一大笔开支。


砚山县八嘎乡胡广箐村委会主任 吴光仙:才1200块钱的葫芦就拉倒了,如果请挖机一间就要1200块钱,节约钱。


老江说,在这个过程中,班子成员都异常团结,大家不论男女,都纷纷前来帮忙。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我们县乡工作队班子成员的女(同志),有段时间是6个,能力有大小,主要看决心,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倒点水也可以,主要是团结。


老江做起事来,有时仿佛一分钟也不能耽搁,可有的时候,他却具有超乎常人的耐心。湖广箐村有480多户人家,共2000多人,一家三口都会有意见不和、闹矛盾的时候,别说是几千号人的大集体了。农村问题错综复杂,群众矛盾也是千变万化,林地纠纷、邻里口角、婆媳不和、兄弟反目,发生在农村,都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了,可10多年来,湖广箐村却从未向乡政府上报过一起纠纷事件。

前不久,村里的王大妈老两口经常闹矛盾,直接闹到村委会,经过老江他们的耐心调解,老两口又重归于好。为了解开当事人心结,老江还时常到他们家里转转,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


村民 王大妈:我听他们(村委会)的,还是为了我这个家好,也是几十岁的人了闹离婚,谁都不好过,自己想着,他们也是为了我好,都是为了我家好。


“群众事,无小事。”这是老江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办事公平、公正,以理服人,就是老江化解矛盾纠纷的“妙招”。大家都说:“只要老江出马,就没有调解不了的矛盾。”

40年的时间,足以让一切事物发生改变,老江所在的湖广箐村,早已不再是几十年前的样子了,而老江也在这些琐碎的大事小事间,累弯了腰,忙白了头,可是他的精神气却仍然像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仿佛时间带走的只是他的样貌。

按理说,老江这个岁数,也该颐养天年了,他的儿女也很孝顺,给他在城里买了房,但老江却不愿意去城里,他觉得自己还不老,还能做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他不愿意离开这片土地。


砚山县八嘎乡湖广箐村党总支书记 江才友:我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我今年)66岁多了,早就可以退休了,党和人民需要还是要坚持,要听上级党委政府的安排,组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注册后发表评论

  • 扫描下载视听文山客户端

  • 关注视听文山微信公众号

视听推荐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