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看点》——看了TA们 总有那么“医”瞬间感动你我!

2019-09-06 17:16:59

来源: 浏览: 5,377次   0   0 举报



(视频)

医师节刚刚过去没多久,这期节目我们就来说说医生这个职业。医生是一个平凡的职业,但在平凡中又透着一种不平凡。因为他们领着普通的薪水,干着一份救死扶伤的工作。他们有自己的家庭,在生活中他们也要上孝双亲,下教子女,还要顾及自己的爱人。他们治病救人小到门诊,大到手术,关乎到人们的生命,承载着其他家庭的幸福和希望。


一台又一台的手术 需要高度专注和敬业

2019年8月15日,文山州人民医院的骨科医生江克军正在严格按照外科手术的操作规则,做着手术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他先用消毒液和水清洗完手臂及肘部后,再用消毒毛刷蘸消毒肥皂水,从双手指尖到上臂下二分之一处的每一寸皮肤,他都认真仔细地刷洗,去除油脂及皮屑。整个过程要反复至少三次,每次不少于三分钟。为了确保自己的双手完全处于无菌的工作状态,在进入手术室时,江克军医生还需要用专用的消毒液均匀的涂抹双手。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进手术室。”

记者:“这就不用洗了吗?”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这一个是消毒液,我们洗过手以后,消毒液等一会它就干了。”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这一个是五十五岁的中年患者,他主要是双侧股骨头坏死。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两边髋关节关节面已经不平整了,已经塌陷了。塌陷后,走路的时候,人的上半身一负重,那两边就出现疼痛了,就走不动了。或者是越走越痛。这种病人生活质量也差。那我们就给他进行一个人工的髋关节置换。我们双侧(都进行置换)。一般这种病人我们提倡是先做最疼的那一侧,好了以后我们再做另外的一侧。今天我们做的是右侧。”

一场手术开始了,这种类型的手术,每年文山州人民医院都要做上百台。虽然这场手术对于江克军来说不算太大的挑战,但是他仍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和疏忽,保证每一次的操作都精准到位。因为江克军的内心非常清楚,越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越要时刻保持清醒和专注,容不得半点马虎,任何一个偏差,哪怕再细微,都可能引发无法挽回的错误。在医院这样严谨忙碌的环境里,没有电视剧里医生护士打情骂俏的情意绵绵。一台又一台的手术,需要的是医护人员的高度专注和敬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整台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3个小时过去,这场手术终于成功结束。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第二天病人就可以下床走路。如果是后期恢复不痛了,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那就可以不用再做第二次手术)。但是如果左边还在痛的话,那就过一段时间,把左边也换成一个人工的关节。”

虽然刚经历了一场长时间、高强度的奋战,江克军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又投入了新的工作。病床上这位老人不久刚做过一场手术,江克军需要检查他伤口的恢复情况。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伤口很小的,是微创手术,就减少你的疼痛了。如果像那边的划一大个口子会比较疼。(恢复得)很好的,好好休息。”

老人的伤口恢复的很不错,这让江克军感到很高兴。在手术室里做手术,去病房查看病患,研判病情,制定后续治疗方案......这就是外科医生江克军每天的工作状态。他自己跟我们记者带着几分无奈说,他最长的工作时间曾经连续长达72个小时,繁忙的工作有些时候压得他感觉喘不过气来,但是很多时候又觉得自己的付出很有价值。

文山州医院骨科医生 江克军:“所以我们这个工作就是平时觉得很累,累到有时觉得回家都不想说话,一回家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我们在面对生命,在救活病人时,把病人的病治好了,(患者)出院时面带微笑,很感激你,这个时候就是我们最欣慰,我们也很快乐。”


除了尽到医生职责她们更像朋友、亲人

2019年5月13日,早上七点,文山州人民医院老年病科的医护人员像往常一样依然忙碌着。已经连续工作了24小时的值班主治医生段科丽感觉有些疲惫。正准备交班休息时,一位病患的到来,让段科丽疲惫的神经再一次紧绷起来。

文山州医院老年病科医生 段科丽:“一个女的就带了她母亲来住院,她母亲七十多岁已经很老了,她就说她妈妈头晕,我就给她办住院,住院当时我给她打了心电图就发现她是个(心脏)高度房室传导阻滞,我马上就联系心内科会诊,然后抽血复查一下电解质。”

由于老人年纪大,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的段科丽有点放不下心,于是她干脆坐在病床旁陪护老人。然而就在这时,意外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文山州医院老年病科医生 段科丽:“老人心率突然掉了下来,就五十、三十、十马上就快停了,我就马上按(铃)叫我们护士过来协助我,帮助我抢救。”

这是一场同死神的赛跑,段科丽果断采用徒手心肺复苏术,不断用手在患者的心脏部位连续按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都在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文山州医院老年病科医生 段科丽:“但你真正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你不觉得累,你就觉得一定要把她救活,一定要把她救过来,然后就抢救了十多分钟,当时我们已经满头大汗了,后来她的心跳也恢复了,最后她康复出院就很感谢我,我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老年病科的病患比较特殊,这里的病患年龄都比较大。段科丽说老人们由于身体大不如前,生活不方便。内心难免孤寂。他们更渴望获得来自家人及社会的关爱和照顾,因而除了尽到医生的职责,她也会像朋友、像亲人般的给病患带去充满温情的关怀。

段科丽:“马大妈,你好点没”

马大妈:“好点了”

段科丽:“吃东西没有”

马大妈:“吃了”

段科丽:“那我听一下”

无论再忙,段科丽总是保持微笑,和患者聊家常,做好看护,缓解患者的焦虑情绪·········医院不仅是她工作的地方,也成了她的第二个家。

文山州医院老年病科医生 段科丽:“我几乎都没有带我女儿出去玩过,我女儿最远就是在文山,昆明都没有去过,我女儿经常和我说妈妈我想去哪里哪里玩,我说我没有时间,我要上班。”

段科丽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七岁,小女儿也已经三岁了,由于受她的影响,女儿们的愿望也是长大以后成为医生,这让段科丽感到忧虑却又欣喜。

文山州医院老年病科医生 段科丽:“幼儿园的小朋友经常在一起聊天说以后要做什么,我女儿就说我要做医生。她会和我说,但我又觉得当医生真的太辛苦了,我不愿意给我女儿再去做这一行,又苦又脏又累,但是我觉得换一个方面来想,她可以去帮助更多的人,像我们这样救人的事情,真的觉得挺好的,还是很有成就感,‘累并快乐着’就是这样。”


 治愈了无数病人 唯独亏欠了家人

文山州人民医院急诊科,人来人往,一片忙碌的景象。医生杨章志,曾经在肝胆外科、小儿外科、骨科、泌尿外科工作过。2016年他来到了急诊科,至今已经三年。成为一名医生是杨章志从小到大的愿望。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因为我亲生父亲从我四个月的时候就不在了,他当时是一个先天性心脏病,那时候我姐姐才两岁多,我才四个月。所以说我当时读大学第一志愿就是学医,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学医),当然现在你谈后悔,我一点都不后悔选择这个职业,真的,一点都不后悔这个职业。”

急诊科是一个医院里重症病人最集中、病种最多、抢救和管理任务最重的科室,这对急诊科医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因为在急诊这个过程中,大部分都是带着情绪带着低落,因为他都是一个(危重)的病人,很容易就触发患者跟家属一个不良的情绪,所以急诊科的医生、医护人员哪里不做到位,他们就很容易这个情绪就上头,所以我们经常是一个受气筒吧。”

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把患者的病情简明扼要的阐述给家属,缓解家属焦虑的心情,是成为一名合格急诊科医师的关键。这位老人已经80多岁了,他的病情很严重,杨章志正在为他诊断病情。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老人家的这个病很重了,他有几岁了”

病人家属:“他身份证上是84 ,实际上是87岁”

通过详细的查看,杨章志诊断了老人的病情,并为家属提供了治疗建议。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现在考虑空腔脏器穿孔基本诊断明确了,所谓的空腔脏器穿孔就像一盆清水,倒了几勺粪便在里面,整个水就已经被污染了。所以他现在感染非常严重。等一下我们可能要重新给他照一个腹部的片子,整个腹部的平面,看一下他感染的严重程度。但是你们要和家里的人商量,老人家肯定要送手术室。现在要尽快复查,确诊以后,下一步怎么处理,让专科医生来和你们谈。”

杨章志的爱人也在州医院当护士,虽然是同在一家医院上班,由于夫妻双方都忙于工作,两口子却很少能够见到面。他们的女儿今年3岁了,女儿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广南老家让岳母照顾。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突然有一次,我跟老婆一起跟她开视频了,孩子能叫妈妈了,但是她不知道爸爸是谁,自己真的是心里很难过,这不怪孩子,主要是怪自己,因为自己跟孩子接触的时间太少了。”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每天接待病人的数量不少于180人,在这3年的时间里,杨章志帮助过许多病人,领导也认可他的工作。但是在他心里,总有一份愧疚摸之不去。

文山州医院急诊科医生 杨章志:“这里对父母也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一提起来有时候真的觉得很难过,特别有一次,我母亲发烧,连续发了三天,自己烧昏迷了,然后都不敢给我打个电话,她怕自己的孩子工作忙。所以等送到医院治疗以后好了,(开始哭)弟弟才跟我说,虽然说我目前在这个岗位上,还是取得一定的成就,但是对父母还有孩子的亏欠实在是太多了。”

8月18日,杨章志值夜班,白天难得有空,陪女儿在游乐场里玩耍,看着孩子脸上的纯真笑容,在这一瞬间,我们才想起,原来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父母要孝顺,也有自己的孩子要照顾。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是平凡人。

 救死扶伤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但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一切只是平常,因为这是他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有人说医生的爱,非常特殊,这种爱,带着治愈,也带着伤害。

他们在看病救人到时候可以力求把伤害降到最低,把治愈升到最高。但是在面对患者和亲人的时候,他们却难以找到治愈和伤害之间的平衡点。这也许就是所有医务工作者内心中难言的痛。



本台:杨元声 牟星

制作:黄荷 冯明兰

责任编辑:郑烜


注册后发表评论

  • 扫描下载视听文山客户端

  • 关注视听文山微信公众号

视听推荐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