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看点》 ——天使在人间!

2019-05-12 17:35:47

来源: 浏览: 17,777次   0   0 举报

 

他们纯洁、善良、富有爱心;他们救死扶伤,童叟无欺。他们被比喻为是奉上帝的差遣到人间来治病救人的天使,他们就是护士。每年的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就让我们来认识几位白衣天使,走进他们的日常工作,听听他们的故事。

她们是护士,也是“专家”

在文山州人民医院普通外科一病区(肝胆),一系列交接班工作完成后,喻星逸护士长带着同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查房、量血压、配药水、打针、换药……工作零碎、杂乱,但她们忙碌中却不失细心。原本以为她们的工作就是如此,但交谈了解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她们还有另一个身份: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理小组的“专家”。对外行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喻星逸告诉我们,现如今的护士已不仅仅是打针、发药这些基础的必备技能,而是有自己更专业的领域。

文山州人民医院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理小组副组长、普通外科一病区(肝胆)护士长 喻星逸:“以前我们护士可能很难尝试到的去做伤口这块工作,现在专科的发展趋势可以提供给我们很多机会。”

压疮,也叫压力性损伤、褥疮,是由于局部组织长期受压,发生持续缺血、缺氧、营养不良而导致组织溃烂坏死,这样的伤口处理难度大;而造口则是患者无法通过器官排泄的,就需要在腹部开一个口,在造口处粘贴一个袋子来装排泄物,造口的护理观察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喻星逸和她的专科小组就是负责全院各科室伤口、造口、失禁的处理、流程的规范、资料的整理分析和科研工作,说是“专家”一点也不为过。

文山州人民医院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理小组副组长、普通外科一病区(肝胆)护士长 喻星逸:“(压疮)病人的伤情处理起来会比较麻烦,病人也会非常痛苦。所以这块工作护士做起来的话会比较繁琐。因为翻身,很多病人会疼痛、会影响睡眠,他们都会比较拒绝。但是我们要不停地从他的营养、饮食、活动这些方面进行特别的健康宣教,不仅要关注他的疾病情况,还要关注他的全身情况。”

喻星逸说,由于压疮大多是截瘫、大面积烧伤及昏迷等长期卧床患者。护理过程很繁琐,需要定时帮病人翻身、清理有恶臭的腐肉、处理时保持一个姿势长达2小时......

护理工作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扎实的业务能力,正因为这样,这个由52人组成的压疮/造口/失禁专科护理小组多年来潜心钻研,在专科护理领域中探索出多项技术。今年3月,在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护理分会第三届伤口护理病例大赛上,喻星逸就代表文山州人民医院凭借着创新性的伤口处理方法荣获一等奖。

文山州人民医院伤口/造口/失禁专科护理小组副组长、普通外科一病区(肝胆)护士长 喻星逸:“以前有个老师跟我们说过,我们做伤口的护士,要把你的病人的伤口当作一个艺术品,你就是要去雕琢它,不管它什么样子,你都要去维护好。”

尽管喻星逸和她的护士姐妹们常常白班夜班轮转,生活没规律,也常常超负荷工作,随时听候生命召唤,平凡而辛苦,但阻挡不了她们苦中作乐。护士节里一张开心的合照,一束鲜花……不要太多礼物,简单的仪式感就能让她们满足....

 

她们用仁爱之心守护病患

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士长 王智琴:“大爹,我来跟你置管,你不要动,马上就好,会有一点点疼....”

在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的病房里,护士长王智琴正准备为患者进行静脉置管,这是在为化疗作准备,今天将有4位患者需要进行置管。今年47岁的王智琴已在肿瘤科干了9年,置管工作早已熟练,但每一个步骤她却仔细了又仔细,看她一脸专注认真,我们不忍打扰。半个多小时后,置管完成,王护士长接着又赶往下一个病房......

肿瘤科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很压抑的地方,肿瘤科一个月内离世的病人可能会比其他科室一年离世的病人都多。在这样的科室里工作,会是怎样的感受?王护士长笑着说:生命需要守护,微笑就是最好的减压办法,还要有一颗仁爱之心,给患者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勇气。

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士长 王智琴:“打通生命的通道了你一定要坚持,生命是自己的,一定要坚持,必须坚持,努力,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王护士长说,每天肿瘤科里听到最多的话是:“医生,我疼”。他们每喊一次疼,她的心都像被针扎一样疼,但是,她不能哭,因为她们是患者的希望,是患者的主心骨。面对患者,所有医护人员的信念是一样的,那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士长 王智琴“有一个患者,好像是马塘的。他跟我们说:医生,其实我的家人已经放弃我了,来你们这里住院又把我拉回来了,我现在还活得很好,我听到他这样说很欣慰。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有的病人已经在临终了,话都说不了,但他还是很坚强的把头抬起来:医生,谢谢你们。这确实是病人对我们的认可。”

王智琴就是用她温暖的笑容与坚强,守护着这些病患。而作为一名老护士,她对她的护士“女儿”们也是爱护有加,倾囊相授。

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师 苏艳梅“当时是晚上遇到一个病人,他的穿刺难度比较大,我们有两个护士值班,两个护士都穿刺不了。然后是我们护士长大半夜从家里面跑来为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她就像是我们的妈妈,也像一个家长。”

把患者当家人,把护士当孩子,在这个充满生死离别的科室,王智琴活得阳光而洒脱。

文山州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士长 王智琴:“他们(病人)会很肯定地说,医生你们那么好了,我们还有什么建议意见呢,我觉得听到这些话比什么都高兴,真的高兴。”

手术室里的“男”丁格尔

在麻醉科手术室,我们见到了男护士曾晓,一副文弱的样子,但搬起器械来却麻利而有力。曾晓今年24岁,2017年一毕业就入职成为一名护士,曾晓说,当初的护士专业是家人帮选的,他个人起初并不太想当护士,但参加工作一年多以来,这份职业带给他很多收获。

文山州人民医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士 曾晓:“这份职业还是挺高尚的,虽然平时很累,很苦,不过还是可以从里面找到很多幸福感。”

每天早上7点半,曾晓到医院,穿手术服、戴手套、备料、消毒、进手术间,除了中午能趁着吃饭的15分钟休息片刻,其余时间都“泡”在手术室里。

文山州人民医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士 曾晓:“刚来不久的时候有一次,是从早上的8点一直做手术做到晚上的12点,应该是(手术)做得最久的一次。(做完之后)就是话也不想说了,反正就想回去躺着。”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让曾晓和很多同事的腿部患上了静脉曲张以及肌肉劳损。尽管如此,曾晓仍觉得自己在这群女护士中占有绝对的优势。

文山州人民医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士 曾晓:“好就好在我觉得男护士体力要比女护士要好,就比如我,同样的手术,我站的时间可能会站得久一点,还有搬运一些器械、抱一下病人这些可能比较有优势。”

曾晓说,一块铺巾,一把钳子,面朝哪里放下,必须要讲究,错一步,后果很严重!一台手术要多少器械?曾晓边忙着手里的活儿边说,最简单的手术要准备50到60件,碰到大型的手术,可能要用近百件。这些器械在外行人看来差不多,但用途差别却很大,曾晓对它们早已烂熟于心,随时可以递出去。作为手术室为数不多的“男丁”,曾晓相信,他的小伙伴会越来越多,男护士会得到更多病人的认可。护士节到了,当我们问及想要什么礼物时,他的回答很简单。

文山州人民医院麻醉科手术室护士 曾晓:“上班能平平安安上班,平平安安下班就行了,病人不出事就行了,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最大的礼物了。”

医院,这个我们不愿来,但有时却不得不来的地方,“藏”着一群白衣天使,他们让冰冷的病房变得温暖。

有爱就有温暖,从这群白衣天使身上,我们感受到人间真情,感受了他们守护生命的那份责任担当。在第108个护士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致敬白衣天使们,祝你们节日快乐!

 

本台:郑泽娅 张传超

制作:农锦庄

责任编辑:郑烜

 

 

注册后发表评论

  • 扫描下载视听文山客户端

  • 关注视听文山微信公众号

视听推荐

新闻推荐